勾結“內鬼”,冒用他人身份,無業男子騙取涼山州商行近億貸款
財經

勾結“內鬼”,冒用他人身份,無業男子騙取涼山州商行近億貸款

2020年07月06日 21:38:17
來源:銀行財眼

連續15次騙取涼山州商業銀行(以下簡稱“涼山州商行”),涉案金額共計9300萬元,案發后仍有逾8700萬元未歸還,而犯罪嫌疑人卻僅僅是一名高中文化的無業男子,這一切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近日,中國裁判文書網披露一則貸款詐騙案的刑事判決書。據判決書顯示,被告人朱某伙同某某利、曾某、毛某、鄒某、謝某等人,利用第三方個人信息注冊無實際經營場所和具體經營業務的貸款主體,15次騙取涼山州商業銀行貸款共計9300萬元。

在這15次騙貸過程中,曾擔任涼山州商業銀行風險管理部主管的毛某是一個關鍵人物,他不僅授意朱某利用他人信息進行騙貸活動,還利用職務便利為騙貸案大開綠燈。

此外,該案中,利用第三方個人信息注冊無實際經營場所和具體經營業務的手段成為朱某等人騙貸過程中的慣用手法。此前多家媒體曾爆料“南京9名高職院校在校學生被跨省刑拘”的事件,該事件背后直接牽扯出了購買他人身份信息并用于從事違法活動的黑色產業鏈。

那么,身份信息被利用于違法活動的第三方當事人需要擔責嗎?京師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王榮梅律師對此表示,需要區分身份信息被利用者是否知情的情況。

在本案的庭審過程中,朱某及其辯護人提出了包括“家庭貧困,請求輕判”在內的三條辯護意見,但悉數被法院拒絕采納。

最終,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認定,被告人朱某犯罰款詐騙罪,與前罪犯信用卡詐騙罪所判處的刑罰實行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1年,并處罰金32萬元。

無業男子15次騙貸成功

勾結銀行“內鬼”是關鍵

根據判決書顯示,被告人朱某,高中文化,無業,曾因犯信用卡詐騙罪于2017年3月10日被四川省西昌市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兩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后又因涉嫌貸款詐騙罪,于2017年5月4日被西昌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9日由西昌公安局執行逮捕。

經法院審理查明,2012年至2013年底,朱某與某某利、曾某、毛某、鄒某、謝某等人共謀后,采用無實際經營場所和具體經營業務的貸款主體,連續15次作案,騙得州商行貸款9300萬元,案發后尚有本金8772.35萬元未歸還。其中,朱某自用所騙貸款中的1230萬元。

那么,一個高中文化的無業男子,是如何能夠連續15次騙得銀行貸款近億元的呢?本案中與朱某共謀的毛某成為了關鍵人物。

據判決書所列證據顯示,毛某于2008年5月進入州商行工作,先后擔任州商行西昌支行行長、州商行小企業信貸中心主任、州商行風險管理部主管,2017年5月被免去風險管理部主管職務。

經法院審理查明,毛某曾經三次直接安排朱某利用他人身份信息注冊并無實際經營的貸款主體公司,并向州商行申請貸款。值得注意的是,朱某為幫助毛某騙貸,甚至不惜利用了其妻子與表弟的身份信息。

例如,2013年11月,毛某將所獲得的第三人高某的身份信息交予朱某,隨后朱某利用高某的身份信息注冊“西昌市佳毅服裝經營部”作為貸款主體,向涼山州商行申請貸款490萬元,并于同年12月獲得貸款。取得貸款資金后,毛某將扣除手續費、保證金后的400萬元出借給涂某繁。案發后仍有390萬元本金未歸還。

而毛某在這十數起騙貸案中所扮演的角色遠不止于此。根據毛某證言顯示,本案另一當事人某某利(另案處理)在騙取州商行貸款的過程中,毛某明知貸款主體均不是某某利本人,貸款資料也是偽造的,貸款資金也沒有按照資料上的用途使用,但毛某依然在其辦理貸款過程中給予便利?!澳衬忱J款都事先找我說好,如果我沒有異議,他就會去找貸款主體,偽造資料交給銀行客戶經理,客戶經理逐級上報,我主持審貸后會通過后就放款給某某利?!?/p>

可見,在這一系列的騙貸案中,毛某不僅主動參與到騙貸中,更是在貸款審核過程中充當“內鬼”,利用職務之便協助他人騙取本行貸款,這即是朱某為什么得以騙取近億元貸款的關鍵。

多人身份信息被利用

第三方當事人需要擔責嗎?

前文中提到,被告人朱某在幫助毛某騙貸過程中,不惜利用其妻子與表弟的身份信息注冊無實際經營場所和具體經營業務的貸款主體。

事實上,在這一系列的騙貸案中,利用第三方身份信息注冊虛假貸款主體的手段是朱某等人的慣用手法。

根據判決書顯示,除去參與騙貸的朱某本人與某某利、曾某、毛某、鄒某、謝某等人,朱某還利用了15名第三方當事人的個人信息,其中包括朱某的妻子和表弟、曾某其弟、鄒某妻子、謝某其弟等當事人近親。

而朱某利用這些個人信息注冊的“西昌市消息樹建材經營部”、“涼山州宏順礦業有限責任公司”、“涼山州風行商貿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均既無實際經營場所,也無具體經營業務。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多家媒體爆料,南京9名高職院校在校學生突然被河南警方跨省刑拘,這背后就與收購個人信息用于從事違法活動的黑色產業鏈有關。

據南京交通技師學院學生小剛透露,有人專門找到上述被刑拘的學生之一金某,并通過其獲得了多名學生的個人信息,許以每人1000元至1500元的報酬,隨后利用這些個人信息虛假注冊公司并從事詐騙等違法活動,涉案金額巨大。據悉,2019年9月南京江北新區行政審批局排查出在校學生虛假注冊公司近300家。目前涉事學生仍然被扣押。

不難看出,這種收購他人個人信息并用于從事違法活動的行為儼然已形成一條黑色產業鏈,無論是朱某屢屢利用他人信息注冊公司騙取貸款,還是南京9名高職院校在校生被跨省刑拘的案例,或許都只是這條黑色產業鏈中的冰山一角。

回到本案,對于這些個人信息被人利用的第三方當事人,他們需要擔責嗎?為此,鳳凰網財經《銀行財眼》記者采訪了京師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王榮梅律師。

王榮梅律師表示:“對于身份信息被用于騙貸等違法活動,需要區分當事人知情與不知情的情況?!本唧w而言,若身份信息被利用者不知情,根據《民法總則》第一百七十一條中“行為人沒有代理權、超越代理權或者代理權終止后,仍然實施代理行為,未經被代理人追認的,對代理人不發生效力”之規定,則身份信息被利用者無需擔責;反之,若身份信息被利用者對于其身份信息被用于騙貸知情,則根據《民法總則》第一百六十七條中“代理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代理事項違法仍然實施代理行為,或者被代理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代理人的代理行為違法未作反對表示的,被代理人和代理人應當承擔連帶責任”之規定,身份信息被利用者和騙貸人應一起承擔連帶責任。另外,從刑法的角度來說,身份信息被利用者明知騙貸人利用其身份信息從事騙貸行為仍然提供身份信息供騙貸人使用的,身份信息被利用者還有可能與騙貸人構成共同犯罪。

也就是說,本案中身份信息被利用的第三方當事人,尤其是朱某等人的近親,需要由公檢法部門甄別其對于朱某等人利用其身份信息進行騙貸活動是否知情,才能判斷他們是否需要在本案中承擔責任。

法院拒采納辯護意見:家庭困難不能作為犯罪理由

值得注意的是,在庭審過程中,被告人朱某辯稱,其行為不構成貸款詐騙罪,而是騙取貸款罪;同時,其辯護人提出,朱某沒有與某某利、曾某等人共謀非法占有州商行的貸款,貸款主體均是真實、且貸款主體有真實、有效的抵押或保證擔保,朱某不是貸款的主要使用者,其自己使用的三筆貸款共1230萬元,投入了合法經營項目,朱某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其行為不構成貸款詐騙罪的意見。

鳳凰網財經《銀行財眼》記者翻閱刑法中關于“貸款詐騙罪”與“騙取貸款罪”的相關法條后發現,貸款詐騙罪最低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最高可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無期徒刑,而騙取貸款罪即使是達到了“特別嚴重情節”,也只會處以三到七年有期徒刑。因此,從量刑力度來說,騙取貸款罪相較于貸款詐騙罪來得更輕。

然而,法院拒絕采納上述辯護意見,理由如下:首先,雖然該案中的貸款主體是真實的,也有擔保公司為其貸款擔保,但均是朱某與他人共謀并與擔保公司串通后,為貸款專門注冊的虛假貸款主體,虛假貸款主體與貸款并無實際關聯,擔保公司也在明知造假的情況下為其擔保;其次,雖朱某與他人未共謀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騙取銀行貸款,但朱某在明知貸款主體無實際經營場所和具體經營業務的情況下,仍然多次為貸款主體制作虛假貸款資料,且對貸款使用人是否有償債能力持放任態度;最后,朱某無穩定經濟收入和來源,卻占用了其套取的貸款資金中的1230萬,并且其中只有小部分用于生產經營,其明顯無歸還能力而騙取大量銀行貸款,應認定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此外,被告朱某的辯護人還提出,朱某在該案中僅是負責制作虛假貸款資料,應以從犯論處。但法院仍舊拒絕采納這一辯護意見,法院認為,偽造貸款資料是貸款詐騙的重要環節,朱某在本案中起到重要作用。

最后,朱某的辯護人還提出,朱某家庭困難,請求法院從輕判處。對此,法院的態度更是明確且強硬:“經查,家庭困難不能作為被告人朱皓的犯罪理由,而據此要求從輕處罰于法無據。辯護人提出的該辯護意見,本院不予采納?!?/p>

最終,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根據被告人朱某的犯罪事實、犯罪性質、犯罪情節、認罪態度、對社會危害程度,作出如下判決:

一、撤銷四川省西昌市人民法院(2017)川3401刑初73號刑事判決中對被告人朱皓犯信用卡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刑罰的緩刑適用。

二、被告人朱皓犯貸款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十萬元;與前罪犯信用卡詐騙罪所判處的刑罰實行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十二萬元。

三、責令被告人朱皓對貸款詐騙自己使用的金額1224.68萬元(已扣除其退還的本金5.32萬元)以及伙同他人貸款詐騙的金額,予以退賠給涼山州商業銀行。

广东快乐十分必出号码